永州人注意了,又一家保健品公司被查!投诉比权健还多,曾宣称人体通电能治病

引言 人才的加速流动使得各种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的市场流转频率不断加快,这本身也是信息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但同时在客观上也容易造成一些原本属于企业商业秘密的信 息不当流入市场,因职工跳槽引发诉讼是侵犯商业秘密纠纷形成的主要诱因之一。广东长昊律师事务所经过多年的商业秘密案件办理经验认为,原单位与跳槽职工之间如果 存在竞业限制协议的,原单位一般会以违反竞业限制约定为由,主张跳槽职工承担违约责任。同时,原告也会将新单位一并作为被告提起诉讼,主张其与跳槽职工共同侵犯 了原告的商业秘密。一方面是企业利用竞业禁止条款对其商业秘密的保护,另一方面是离职员工创业权利的保护,两者之间的尖锐交锋,难分伯仲。 广东长昊律师事务所的商业秘密律师团队现结合近期承办的一宗侵犯商业秘密案件涉及的竞业禁止问题予以探讨。 基本案情 深圳市威某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某某公司)注册成立于2006年9月,主要从事为大型银行和商业机构提供以移动支付为核心的互联网支付云服务。2016年2月22日, 威某某公司委托公司研发中心CTO到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四大队报案,控告该公司原员工林某某、林某某、尹某、林某、周某违反竞业禁止协议,涉嫌侵犯商业秘 密犯罪及他们所在的深圳市梓某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梓某某公司),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犯罪。林某某、陈某某原为深圳市威某某科技有限公司客户经理,尹某、 林某、周某原为该公司研发部程序员。报案人称2015年7月至11月,上述6名员工先后离职,2015年9月上述人员合伙成立深圳梓某投资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由林某某 、尹某、林某、周某担任有限合伙人,经营业务与威某某公司相同,并将威某某公司自主研发的“威某某支付平台软件”源代码修改成梓某某移动支付营销平台并上线运行 。深圳市公安局指控上述人员及梓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某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犯罪,将案件移送检察院处理。 如何界定竞业限制的问题 竞业限制问题的提出是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的产物。劳动者自由流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加强对掌握、接触企业核心秘密的跳槽职工的知识产权管理显得愈加重要。如何既优化 劳动力配置,保护劳动者的自由择业权,又激励企业的创新意识,保护企业商业秘密不因职工跳槽而不当泄露是各国知识产权管理所面临的共同问题,这也是竞业限制概念 产生的由来。竞业限制的理论基础源于合理限制竞争理论,合理限制竞争的法律含义:(一)当事人达成协议,约定一方当事人不得从事有明示合同,当事人之间根据社会 有关商业行为的准则,也应承担的默示合同义务。(二)如果某种默示的合同义务受到法律的明文保护,那么有关合理限制竞争义务同时又是法律义务。竞业限制属于合理 限制竞争行为的范畴,一般认为,竞业限制是指基于法定或约定的义务,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技术人员以及可能掌握、接触企业商业秘密的职工在职期间,或者离开企业 的一段时间内不得从事与企业存在竞争关系的相同或类似工作。 竞业限制的主要内容 竞业限制的主要内容是在特定时间内不得与原企业开展竞争性的行为。无论它采取哪种形式,无论是在职竞业限制还是离职竞业限制,其都是在禁止行为人从事某一行业的 权利,即某项就业的权利。司法实践中,由于企业和劳动者在签订协议时地位的不平等,加之企业、劳动者自身对竞业限制约定过于宽泛,侧重于考虑企业利益,而在一定 程度上忽视了劳动者的应有权益。比如,竞业限制协议中经常出现的“两个凡是”的约定,“凡属于我公司生产、经营范围的,凡是我公司的职工,在离职之后均不得插手 ”。因此,在对竞业限制条款的司法审查中,既要以合同法的一般原则审查条款效力,也要充分考虑到竞业限制在保护企业合法利益的同时,也牺牲了劳动者部分合理补偿 等要素予以充分审查。 律师分析 广东长昊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件的委托后,指派以邱戈龙、黄雪芬律师为首的商业秘密律师团队,积极跟进案子,整合证据链条,坚持事实胜于雄辩。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  ,黄律师辩称,从威某某公司离职的尹某并不是公司的董事及经理,所以其从威某某公司离职后并没有法定的竞业禁止的限制,而其所签的保密协议也因没有保密期限及保 密补偿金的约定而并不发生法律效力,遂其没有竞业禁止的义务。尹某有权与他人合伙成立公司从事相关的业务。刘某虽是威某某公司的客户但是并没有法定的竞业禁止的 义务,也并没有与签订竞业禁止的协议,所以其既没有法定的也没有约定的竞业禁止义务的存在。刘某与尹某等人成立公司的行为并没有触犯法律的规定,并不违反竞业禁 止的规定,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尹某在原公司工作期间其为公司所开发的支付软件的场地、技术支持及其他资源均由公司提供,所以支付平台属于工作作品,所有权归公司所有。职 工离职后,利用其任职时掌握和接触的原单位的商业信息,并在此基础上做出新的技术成果或创新,有权就新的技术成果或创新予以实施或者使用;但是离职员工在实施或 者使用其在原单位商业信息的基础上研究、开发的新技术时,如须同时利用原单位的商业信息的,应当征得原单位的同意,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所以,尹某在离职后利用 某某某公司支付平台软件3.0版本进行创新形成新作品虽然没有侵犯原司的商业秘密权利,但是也应该对该使用行为支付一定的补偿。 结语 刑事案件中“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每一个定案的证据均已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基于证据裁判原则的考虑严格 掌握这一标准。梓某某公司被诉侵犯商业秘密罪一案现在还没有完结,经过本所律师夜以继日的努力,指出了案卷中证据的不足和鉴定意见中的瑕疵,检察院在审慎地审查 了本案的证据之后同意了本所律师对于被告人取保候审的申请,相信在接下来的案件审查中在本所律师对于本案证据的法院也会本着证据裁判原则给予这个案件最公正的判 决。

一个权健刚倒下,另一个华林又冒了出来。


据报道,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华林)宣称给人体通上电就能“调节人体的酸碱平衡”,“颈椎腰椎都能治”。


1月13日,河北沧州黄骅市成立联合调查组,目前联合调查组已经进驻企业,正在开展全面调查,将依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置到位。



投诉榜排第一,比权健多一倍


工商资料显示,河北华林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8500万元。天眼查信息显示,河北华林是华林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但记者并未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到任何有关华林集团的备案。


2018年4月,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向直销企业通报了2017年直销投诉情况,河北华林以33件投诉高居榜首,比第二名权健的16件多出一倍。


不管是在经营活动中,还是公开宣传中,河北华林一直在力推其“酸碱平”的理念。按照该公司官网的介绍,酸碱平可以纠正酸性体质,提高人体免疫力,抗百病。官网上还展示有包括按摩器、按摩油、按摩膏等一系列与“酸碱平”有关的产品。


在华林集团的对外宣传中,酸碱平DDS按摩器于2016年通过美国FCC认证及加拿大IC认证,但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却没有查到该产品的任何信息。


产品包装显示,生产商为河北清茹化妆品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该公司是由河北华林持股51%,刘玉龙持股19.60%,法人穆程程持股29.4%,其中刘玉龙还是河北华林的大股东和法人代表。


曾卷入命案


记者搜索裁判文书网后发现,河北华林曾卷入一起命案,当时的涉案产品是“酸碱平DDS按摩器”。


判决书显示,2017年5月14日,张某与三合电子的王某互加微信好友,王某通过聊天向张某推销酸碱平按摩器,张某共计花费5000元购买了三台按摩器。


2017年5月23日晚8时50分许,张某在使用按摩器的过程中发生意外身亡。家属报警,后经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对张某死因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符合电击死亡。


法院曾对酸碱平生物电DDS按摩器产品电路及其他系统是否存在质量问题申请鉴定,上海华碧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涉案按摩器给出的鉴定意见为:发现按摩器的按摩垫存在带电电压偏高、泄漏电流偏大的物证特征,不符合相关标准要求。


尽管死者张某的家属将河北华林一同告上了法庭,但法院却认为,涉案的有缺陷的按摩器没有购物发票,所以无法证明其确系河北华林生产。最终,法院判决王某与三合电子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赔偿死者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费用共计50余万元。


一年吸金39亿元


商务部网站的公开信息显示,截至目前,河北华林备案的国内直销区域仅有吉林、广西、贵州、浙江以及河北沧州等五地,直销产品共8种,均为广州清茹个人护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护手霜、洗面奶、精华液等化妆品,上述酸碱平DDS按摩器并没有出现在直销许可的范围之内。直销培训员备案的仅有王亚玲一人,其在公司担任的职务是副总经理。


记者在商务部网站查询到,河北华林取得直销牌照的时间为2015年,此前,河北华林已经在从事与保健品有关的行业。


相关资料显示,2005年6月,河北华林申请的华林牌华林胶囊曾获得国产保健食品的许可证。2014年12月和2016年12月,河北华林两次获得生产食品许可证。2016年,河北华林因逃避缴纳税款被有关部门处罚23万余元。


直销道道网的有关数据显示,2016年,也就是拿到直销牌照的第二年,河北华林的业绩就做到了36亿元,在全国数百家直销企业中排名第十三位。2017年,这一数字增长到了39亿元。



购买12500元产品就可加盟


1月13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了河北华林的一名经销商,提及有人质疑河北华林是“传销”。这名经销商说:“我不知道什么是传销。”随后反问:“要是传销,公司的10家总部是怎么做起来的?”


根据该经销商的介绍,加盟华林只需要购买12500元的产品即可,“一台仪器4980元,剩下的就可以全部买成产品。”他说,不是所有的产品都必须买,需要什么买什么,一次买不完,可以分两次,甚至三次来购买。


这名经销商表示,2012年他就开始接触河北华林的产品了,一开始是在其他人的店里帮忙,“自己做,也学技术。”


对于网上诸多的负面言论,他认为是因为网上的仿冒产品太多,“华林的产品从来不降价,也不在官网之外的地方卖,官网之外的产品都是假的。”他说,自己曾经的一个客户也想加盟华林,就花了1000多元从网上买了一台按摩器,“外观上看什么都一样,用起来感觉就不一样。”


“从一开始到现在,我用了20多万的产品,如果产品不好,我能从2013年做到现在?”这名经销商说,他有个客户得了癌症,医生让化疗,但客户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我当时说,你把化疗的钱给我,我来给你做理疗。几个疗程之后,她去医院复查,体内的酸碱已经平衡了。”


这名经销商承认,公司确实有炒作的嫌疑,“现在做什么都需要炒作”。至于正在接受调查的权健,他觉得那是因为“他们太不地道了”。


问题产品网上仍有售


2019年1月13日上午,记者在京东上搜到了自称酸碱平DDS按摩器及系列产品,但所有产品都显示暂无报价,点开后显示“商品已下架”或者找不到数据的说明。


随后,记者又浏览了苏宁易购、唯品会、淘宝、考拉等网站后发现,唯品会、考拉上并没有出现河北华林的任何产品。苏宁易购上依然有自称华林酸碱平系列产品在出售,DDS按摩器型号从一代到六代,价格从1000余元到3000余元不等,而“狻戬平”牌按摩膏、按摩油的价格从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淘宝也有不少商家在出售该系列产品,按摩器的价格从几百元到2000余元不等。



联合调查组已进驻


1月11日下午,河北华林在河南商丘的会场被当地相关部门查封。商丘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睢阳分局执法人员表示,他们正在收集线索,一经查实其涉嫌传销将依法处罚。河南商丘是河北华林全国第八总部,成立于2016年6月。


1月13日下午,沧州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其官方微信公号“沧州发布”发布情况通报。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        

|运营人员:蓝樱浅蝶        

|更多精彩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