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孤独的锦鲤 是一条叫做“忍者”的鱼




三十八年前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偶遇齐白石嫡孙

幸运的入白石故居学画

之后

大写意成为了他的思维方式

和行为方式

一直到今天

……




一、问道


没有精神内守的真气,

必然没有好的画作。

画家是有使命的。

反过来说,

真正的艺术就是在使命中修行。

茫茫学海,

问道行舟。

人在路上,

岁月留痕。

只从中国古典的原生态印记中

打捞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和人居环境留下的记忆,

用笔墨为时光留下痕迹。



走进俞文晖,

你会遇见一个不一样的人。

一位出生成长于北京胡同的艺术家,

习惯从自然和天地间

获取灵感与素材,

且处处留白,予人回味。

以光、影、水、四季原生物态等元素

创造出一个

关于自然、文明的思索空间。


二十岁的俞文晖


俞文晖二十岁左右作品


在北京这个超大都市中,

俞文晖全身心投入了

生命在宇宙与时间当中的

自省、挣扎、超脱,

以求最终的宁和。

虽然俞文晖从小也接受了

传统绘画的熏陶和历练,

但那根另类神经却早早地露了头,

质疑权威、定论,

探索另外的可能,

与自然感应、对话、寻找答案,

是他打量和体悟世界的角度。


二、见闻


画家的思想天线,

时刻都是打开的。

在院子里,

养了满池的锦鲤。

曾经的草草堂

草草堂的锦鲤池


一条鱼游过来的时候,

俞文晖观到的是

鱼挟着水形成的美妙光影。

自然造物后面,

天地不是天地,

它是

“日光、月隐、流转、水和呼吸”。





觉醒永远是

通透的、提起来的状态,

清气升发,接近空灵。

于是

笔端油然出现一种生命展开的面貌,

光影也简化到没有固化的结构,

中得心源,笔尖随气

而行、而转、而提按、而顺逆

所有的表达都是自然的整体,

都是对天地万物再解构的大写意,

是一个当代艺术家

对世界美妙的致敬,

对生命能量的表达。




三、我行


一直以来,

俞文晖都以沉默寡言的形象示人。

但是一谈到画和鱼,

他一定表现得分外活跃特别健谈。


他绝不仅仅是一介画者,

还是一名越野玩家、

一位纯粹的爱鱼人、

一个森系的生活家、

一己灵魂的探求者。


在众所周之的视听评价强力归纳下,

书画家或多或少带着鲜亮标签,

而俞文晖不一样,

拒绝各种头衔、圈子、应酬,

他把自己活成了一个都市野人,

挣脱概念羁绊,

生活与文化、

自然与艺术如此统一、如此自由,

姑且说他是一名

“画者”

感受到的“鱼愉”精神境界

领悟“愉”的奇妙之处





俞文晖的画在观者眼中,

无不抽离了场景和现实,

悬空了情感和判断,

只留下了一个个关于天地和自然、

光影和时空的设问。



关于生活,

他有着明确的人生追求——

就是在生活的每个层面都力求完美,

成为一个生活的艺术家。

关于画画,

俞文晖似乎很少谈及技巧,

在他的文字里,

只有聊聊数行。

“我问我的道,我走我的路”




四、我素

这也许是性格使然,

也许是他不愿意多说什么。

但是他的画却告诉每一个人,

自己所有的作品都不是

用来看,用来摆,用来挂,

而是用来“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