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欢到宇文泰,这些叱咤风云的南北朝狠人,原来都是他的部下

从高欢到宇文泰,这些叱咤风云的南北朝狠人,原来都是他的部下

公元528年农历四月十三日,数千(《魏书》、《北史》记载为一千三百多,《资治通鉴》记载为两千多)名官员,奉诏在河阴陶渚(今河南洛阳孟津县东)聚集。他们当中,既有位高权重的丞相、高阳王元雍(?-528年)、司空元钦、义阳王元略等鲜卑王公贵族,也有黄门郎王遵业等汉族中下层官吏。他们端拱肃立,不敢象以往一样谈笑风生,只是用充满着疑惑、忧虑的眼神,观察着周围的形势和人群;熟悉的王公贵族官僚们,频频用眼神,无声的交流着。最后,众官们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丞相元雍。

元雍一方面很满意众官们的仰慕,另一方面,内心却也不知来由的有点忐忑。新即位的孝庄帝元子攸(507年—531年)虽然是他的侄子,他即位却和自己没多大关系。也就是说,他并非拥立元子攸的首功之臣。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在宗室贵族中的尊贵地位,得以保留丞相的官位罢了。

想到此处,元雍内心不由得萌生一股嫉妒之意:尔朱荣算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契胡族(或称羯胡族,或是鲜卑化的羯人)的酋长而已,却成为拥立元子攸的首功之臣。将来,他恐怕会因功,位居己上啊。该怎么做,才能压制住尔朱荣,保住自己的官爵呢?想到尔朱荣,元雍没来由的脊背一阵发凉,敢把临朝多年的胡太后和三岁的小皇帝扔进黄河里,这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啊,自己会是他的对手吗?另外,今天这事怎么这么诡异呢?皇帝诏令群臣在此聚集,不得擅自离开,说是要祭天。可是这四周一片广野,也没有盛大的仪仗和丰盛的祭品,皇帝也迟迟未至,莫非……。

从高欢到宇文泰,这些叱咤风云的南北朝狠人,原来都是他的部下

尔朱荣

正当元雍胡思乱想时,远处一阵阵隐隐的马蹄声、战马嘶鸣声、兵器碰撞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众官也觉察到异常,有的在窃窃交谈,有的引颈观望。正在众官骚动之际,一名粗壮大汉,飞身跳上高台。用一副睥睨不屑的神态,环视着台下众官。台下有人不禁小声惊呼:“这不是尔朱荣吗?他想做什么?”

从高欢到宇文泰,这些叱咤风云的南北朝狠人,原来都是他的部下

话音未落,尔朱荣已大声嚷道:“天下丧乱,肃宗孝明皇帝暴崩,都是因为你们这些做臣子的平素贪婪暴虐,不能辅弼匡正所致。你们都罪该万死!”说完,尔朱荣就下令2000铁骑包围百官,大肆杀戮。瞬间,数千名官员就被刀砍斧劈,战马踩踏,而尸体枕藉,血流成河。这就是震惊当时及后世的“河阴之变”。“河阴之变”,不仅使汉化的鲜卑王公贵族,及出仕北魏的汉族世家大族,几乎死亡殆尽;它更敲响了曾盛极一时,统一北方黄河流域的北魏内乱、分裂直至灭亡的丧钟。“导演”这一事件的尔朱荣,又是何许人也?

一、出身与聚力

尔朱荣(493年—530年11月1日),字天宝,梁郡北秀容(今山西朔州)人,契胡族人。祖先曾定居于尔朱川(今山西西北部的朱家川),遂以尔朱为姓氏。尔朱荣的祖先都是部落酋长,他们曾随北魏杀伐征战,战功赫赫,是北魏著名的将门世家。北魏孝明帝(510年―528年)在位时,尔朱荣的父亲去世,其官爵由尔朱荣循例世袭。

从高欢到宇文泰,这些叱咤风云的南北朝狠人,原来都是他的部下

据史书记载,尔朱荣自幼聪慧机敏,颇有远谋;性格坚毅,遇事有决断。尔朱荣袭父爵时,北魏已烽烟四起,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中。尔朱荣趁机招聚豪杰义勇,发放战马衣物。组建起一支战斗力强悍的契胡军队,伺机而动。不久,北方六镇爆发叛乱,让尔朱荣感到了重大机遇的来临。

二、镇压葛荣起义

北魏为防御北方游牧民族柔然等侵扰,曾在北方沿边地区设置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六镇,遣将率镇兵戍守。

523年,怀荒镇民忿于镇将于景扣发粮廪,将他杀死,遂反。524年三月,沃野镇人破六韩拔陵也率众造反,自称真王,并多次击败北魏讨伐部队,诸镇或被攻陷,或响应破六韩拔陵,六镇皆叛。关陇等地的军民,也纷纷起兵响应。

从高欢到宇文泰,这些叱咤风云的南北朝狠人,原来都是他的部下

北魏六镇起义图

525年二月,北魏胡太后发动政变,掌握北魏中枢大权。她一面乞求柔然出兵,镇压叛乱;一面调集军队,配合柔然军,联合围剿。由于柔然、北魏武力镇压和分化瓦解,破六韩拔陵部屡战屡败,20余万镇兵、镇民束手就擒,被北魏分配到瀛、冀、定三州居住。

恰逢此时,河北频遭水旱灾害。诸多镇民因粮食匮乏,走投无路,遂于525年八月,在柔玄镇兵杜洛周(一作吐斤洛周)率领下,再次发动起义。至526年,杜洛周部连战获捷,占据燕、幽等地。同时,鲜于修礼率安置在定州的原六镇兵民造反。不久,鲜于修礼部发生内乱,修礼被元洪业所杀,元洪业又被葛荣所杀。

从高欢到宇文泰,这些叱咤风云的南北朝狠人,原来都是他的部下

六镇起义

528年二月,起义军内部发生内讧,葛荣杀杜洛周,兼并其军,声势浩大。四月十三日,尔朱荣通过制造“河阴之变”,大肆杀戮鲜卑、汉族王公贵族官僚,得以专擅北魏朝政。两大“重量级”人物的对决,已如箭在弦上。

六月,尔朱荣亲率军7000(或作70000),与号称百万的葛荣部交战。葛荣自恃兵多,骄狂轻敌,没有做充分的战前准备,只是命部下将士每人准备一条绳子,用来捆绑俘虏。尔朱荣部虽兵力远少于葛荣,但他做了充分的战前准备,如在山谷中设置疑兵,使葛荣军无法判断己方虚实;尔朱荣认为近战时,刀枪不如棍棒好使,于是命部下将士各携一根短棒;尔朱荣还担心将士们为战后计功,将只顾割取敌军首级,影响骑兵作战效果,于是规定,战后计功,不以首级为据;尔朱荣指挥得当,竟以寡胜多,击败葛荣部,葛荣被俘杀。

三、击败萧梁

“河阴之变”,北魏贵族北海王元颢侥幸逃脱,仓惶南逃,投降了南朝萧梁。元颢请求梁武帝萧衍,派兵护送他回北方,夺取北魏帝位。梁武帝最初认为,可趁机夺取北魏疆土,于是欣然同意。不过,梁武帝又担心伐魏受损,败坏自己一世美誉,动摇萧梁本不甚牢固的国本,反复斟酌后,搪塞式的命陈庆之为飚勇将军,率兵7000,护送元颢北上。

从高欢到宇文泰,这些叱咤风云的南北朝狠人,原来都是他的部下

陈庆之北伐

这只不起眼的北伐军,却创造了一个接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战争“奇迹”:他们从铚县(今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临涣镇)启程后,一路破关斩将,夺城32座,作战47次,击败北魏军数十万,最终夺取北魏首都洛阳。此数役,死于、败于、降于陈庆之北伐军的北魏将领,不计其数,故洛阳城中童谣曰:“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北魏孝庄帝元子攸被迫逃至长子(今山西长子西)。

从高欢到宇文泰,这些叱咤风云的南北朝狠人,原来都是他的部下

千军万马避白袍

尔朱荣不敢再如以往那样轻视梁军。他亲自率众将士奔赴前线,与元颢、陈庆之军隔黄河对峙。三天内,陈庆之率所属将士与北魏军交战十一次,杀伤甚众。尔朱荣决定采取避实击虚的策略。他命手下制作了木筏,乘船渡过黄河,攻击元颢部。因出其不意,加之元颢部下鱼龙混杂,战斗力弱,故一战即溃。元颢也被抓获,洛阳被北魏军夺占。

孤掌难鸣、寡不敌众的陈庆之被迫率部南撤。尔朱荣派贺拔胜率精锐骑兵紧追不舍。陈庆之所部虽辗转奋战,但死散殆尽。陈庆之削发,扮成和尚,只身一人逃回梁朝。

四、喋血宫廷

530年,尔朱荣又平定了关陇地区的叛乱。至此,尔朱荣基本统一了北方。

不过,尔朱荣和不甘做傀儡的北魏孝庄帝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尖锐。尔朱荣因内外征战,自以为声望极高,遂萌生篡位自立的念头;孝庄帝则与一些皇族、近臣密谋诛杀尔朱荣。孝庄帝的密谋,实际上已被潜伏在孝庄帝身边的密探告发给尔朱荣。尔朱荣的亲信劝他抢先下手,但尔朱荣却狂妄自信,认为孝庄帝等没有杀他的胆量和能力。因此,他即便出入宫闱,也仅带数十人随从,且不带兵器,防卫极其疏略。

530年九月戊戌日(公历11月1日),孝庄帝命亲信兵士埋伏在明光殿。然后遣使向尔朱荣报喜,声称尔朱皇后刚诞育太子,召尔朱荣入宫探视。尔朱荣并未怀疑有诈,随使者进宫。进入明光殿后,孝庄帝趁尔朱荣疏于防范之际,下令埋伏的将士动手。尔朱荣本想挟持孝庄帝顽抗,却被孝庄帝用早就准备好的刀剑,将其斩杀。

文史君说

尔朱荣具有非凡的军事才能,且陆续平定了内忧外患,初步消除北魏末年分裂割据的隐患,使北方再次暂时恢复一统局面。尔朱荣还知人善任,高欢、侯景、宇文泰等北朝后期叱咤风云的人物,都是尔朱荣从叛乱的战俘中,选拔出来的。但他拒绝实行与民休养生息的政策,穷兵黩武。任人唯亲,赏罚不明,导致北魏吏治越发腐败。尔朱荣权欲虽极盛,却又疏于防范,最终被北魏孝庄帝杀死。

尔朱荣虽死,但尔朱氏族人纷纷起兵,杀孝庄帝等,并与高欢等因争权夺利,而激烈厮杀,最终导致了北魏的分裂和崩溃。追根溯源,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尔朱荣敲响了曾雄踞北方的北魏的丧钟!

参考文献

1. (北齐)魏收:《汉书》,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

2. 王仲荦:《魏晋南北朝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

3. 白寿彝总主编、何兹全主编:《中国通史》(第五卷),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

(作者:浩然文史·投稿作者郛生)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说明外都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