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琰将军雪峰山抗战记

李琰将军雪峰山抗战记

李琰将军

在战争影片盛行的年代,《南征北战》曾深受全国观众喜爱,影片中的李军长就是国军李琰将军的化身。

李琰将军1903年2月生于湖北大悟县农村的贫苦家庭,自小聪颖,18岁读完《资治通鉴》和《十三经》。后赴保定考进讲武堂,投入山东军营,23岁当上营长。

1937年8月13日,日军在上海燃起战火。己任57师169旅339团团长的李琰率团赴上海抗战,他在给母亲的信中说:“此次抗战,誓与上海共存亡,不成功,则成仁。自古忠孝难两全,如成仁,请母勿悲。”他先率团驻守宝华寺,旋即在顾家宅与日军激战七天七夜,战斗异常残酷,却无一人退缩。接着又在卢家宅与日军拼杀十多个昼夜,再转战至罗店与陈家行一带与日军周旋两个多月。日军火力极其猛烈,以坦克作先导,以空军作掩护,以海军支持陆军,但339团防守的阵地却固若金汤,寸地未丢,一直在他们手里。上海一报社记者来阵地采访,以《李团长英勇杀敌》为题做了报道。

1938年李琰晋升为169旅少将旅长。当年,李琰率169旅参加武汉保卫战,兼任武穴田家镇要塞司令。他在至二弟的信中说:“兄到武汉时,闻有放弃之消息,悲愤已极!国事至此,兄随时可以成仁,此当是我最后遗嘱也。”次年9月17日,169旅在田家镇要塞与梅川西下之日军鏖战三天,多次击退了日军疯狂进攻。20日又与在武穴登陆的日军在田家镇要塞外围南北两线展开拉锯战,官兵奋力拼杀震天撼地,战斗极为残烈,伤亡非常严重。李琰决心与阵地共存亡,在身边官兵所剩无几时,是战士硬将他拖离阵地才免于牺牲。

冯玉祥曾到田家镇要塞视察,听了李琰的军事汇报后赞赏说:“有你这样的将军,中国是有希望的。”

1945年5、6月间,日军116师团的进攻意图是:沿着邵阳——芷江公路向西突破雪峰山防线,直倒安江,攻下芷江,破坏湘西大后方,并直指重庆。当时国民党74军奉命坚守雪峰山防线。74军军长王耀武刚晋升为第四方面军司令官,施中诚接任新军长,但雪峰山防线的总指挥权还是在了解情况的王耀武手里。74军下辖三个师:51师,师长周志道;57师,师长李琰;58师,师长张灵甫。王耀武把雪峰山防线主要任务交给57师,51师配合左翼防守,58师配合右翼防守。

当时最高统帅部决定将雪峰山防线阵地设在雪峰山上。李琰接到任务后,立即带领57师各级指挥军官实地考察地形,并在江口高地上开了现场会议,讨论结论是:为确保安江、芷江的安全,雪峰山这个有益的屏障不能丢,而为了不丢雪峰山屏障,江口这个交通枢纽是重中之重,事关全盘战局。李琰思索片刻说,为掌握江口这个枢纽的主动权,就要把主要阵地从雪峰山推移至雪峰山以东地区,即江口东边的青岭、铁山和天台一线,尤其是从洞口至江口是一条六七十里长的峡谷隘道,又有公路畅通,峡谷两侧森林密布,地形极其复杂,对军事家而言是理想的设伏之地。日军必自此通过,且大兵力的炮兵战车行动困难,运输补给捉襟见肘,遇敌就是死路一条。

李琰决心在青岭、铁山前端击败鬼子,不给日军更多的喘息时间。李琰以电话详细报告王耀武,王听后问道:敌人已经出动了,你们不使用现成阵地,另构新阵地来得及吗?有无胜算把握?李琰肯定地回答:我们有把握,来得及!王说:同意你的方案,加紧在新选择的阵线上构筑阵地吧。过一会儿又来电话:统帅部命令,从敌人进攻之日起,你们师能撑持7天就算完成任务,有部队来接替。我希望你们能够做到死守洞口、固守江口,至于如何打法,完全由你作主,不必请示。

李琰精心部署了这场战役:首先坚壁清野,发动群众收紧所有物资。日军会拉长战线与57师作战,一旦切断其战线就将其分割歼灭,断其给养,困惫精力。其次是洞口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峻,日军会从此向江口方向挺进,李琰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死守洞口,由副团长冯景祀指挥。李琰预计敌军在此遇到强力阻击后,会改变前进计划,将主力转移到山门方向。他的预料果真实现了,日军在此久攻不下时,不得不后退另改进路。

再次是主力部队的作战部署。169团在洞口、山门一线占领阵地,并保持机动灵活作战,完成任务后从左翼撤回到江口作为师预备队,由团长宋子玉指挥。170团为左翼防守,团长孙士良领队在铁山占领阵地,以一个加强连扼守公路,由李琰直接指挥该连连长张九成。171团为右翼防守,由团长杜鼎带领在青岭占领阵地。炮兵部队直接配合各团作战。骑兵连在青岭右侧掩护。

日军在洞口受阻后便转向山门方向展开疯狂进攻。没想到169团是分段防守的,敌人开始咆哮一阵扑空了,待平静之后又闻枪声响起,日军才应声反抗,169团以分散袭击消耗日军兵力,阻止了日军前进。169团担任的防守最为艰难,在洞口与铁山之间,他们与日军主力鏖战七天八夜,官兵们激情高涨,发挥了个人的全部作用,各个都是英雄,伤亡也重,这极其艰苦的七天八夜,他们硬是把日军扼制在进攻途中,并使其耗损了大量兵力。

李琰将军的战术与英国韦尔斯利(威灵顿公爵)将军的“后坡布置加散兵横队”战术极为相似,这种战术就是将兵力布置在山坡的反斜面,待敌杀之。

再看170团的左翼防守。日军对铁山的攻击是非常猛烈的。铁山地形成刀背形,东西缓斜,西面陡峻,易攻不易守,雪峰山的地形也是如此,李琰当初改换阵地的部分原因也在这里。他们在铁山所采用的战术先是在不易守的斜坡佯守,接着把敌人引诱至山顶,然后用飞机轰炸兼飞机浇汽油火烧,待敌人到了预定位置,就以火烧山,而由公路猛冲而来的敌人,由李琰直接指挥的张九成连队集中火力歼击在公路上。

在火烧铁山之后,李琰暂时放弃铁山,在铁山另一边的山脚下一道小横岭上构筑反斜面阵地以待之,铁山就成了阵地前的障碍,再给170团补充了100多支冲锋枪。

一天深夜,日军从张九成连防守的公路通不过时,就从铁山翻了过去,恰恰在山那边构筑阵地的官兵守株待兔般地把日军消灭在山谷里。

日军屡次受挫,也不甘心失败,就把主攻方向转向青岭,满怀希望从此夺取江口。日军还将116师团指挥所前移,距李琰在江口的指挥部不足十华里。青岭由众多小山头形成,171团就利用起伏不定的地形构成据点式纵深阵地。日军炮火猛烈,且掩护其步兵轮番突袭,在青岭与171团展开拉锯战,并夺走了多个据点。可171团对日军进行了顽强地抵抗,战斗一时间处于相持状态,到了最后阶段,还有一个据点在171团手里。这时李琰立即赶到第一线,命令杜鼎团不得后退半步,要拼死力抵抗,李琰对杜团长说,为什么最后一个据点日军却攻不动呢?说明日军伤亡比我军惨重,没什么战斗力了,我们应该准备反攻,一鼓作气把敌人彻底消灭。

因日军害怕我们的手榴弹,李与杜计划用手榴弹作为反攻武器,把会投弹的战士挑选到最前面,黄昏时分开始投掷,上士班长杨敬业那一夜投了1000多枚,投的又多又准,丧失的据点都被夺了回来。

第二天清晨,鬼子已溃不成军,四处逃窜,李琰准备挥师追击,王耀武司令官命令他们就地休息,说57师太辛苦了,追击残敌由援军来完成。就此,57师坚持激战了39天的雪峰山战役结束了。

当战果报给蒋介石和美国人时,他们都不相信,叫保护好战场,要派人来现场察看。那天江口非常热闹,由王耀武陪同何应钦和美国顾问魏德迈、麦克鲁等到现场视察,还有随从的多位军、师职将军,他们从战场实况和俘获的实物证实了战果的真实性。何应钦当场授予57师老虎旗,鼓励继续奋勇杀敌,并许诺给李琰晋升为正军长职务,但后来何应钦并未论功奖赏,没有兑现,仅给李琰73军副军长职位。

战后,李琰将军作《陆军第五十七师湘西会战阵亡将士墓碑铭》:“……敌之初沿宝榆公路西进,万有四千余众,趾高莫遏。而其一败而东也,踉跄散乱,不盈三千。振我士气,蹑跡追逐,遂造成今湘西会战之胜利。呜呼,伊谁之力,此盖吾忠勇官兵壮烈牺牲,最后所争取者。……战后,收裹忠骨,共八百四十七人……”

因此赫赫战功,李琰将军率57师参加了南京日军投降仪式。(杨大武)